2022.04.25 士師記17-18章「墮落,再墮落」



「每日靈修」

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歌2:10)

聽啊,是我良人的聲音!他和我說話。當大地回春,萬象更新的時候,他不願我們的靈性仍然在寒冬裏沈睡不醒。他叫我「起來」,或許他因為我已經在泥土裏蟄伏了很久了。他復活了,我也在他裏面復活,為什麽我甘居泥土之中呢?我要從卑下的愛情、願望、尋樂、渴慕中向他興起。他親切地稱我為「佳偶」,他以我為美人,我為此應當起來。若他這樣高擡我,認為我是佳美的,我怎能再住在基達的帳棚中,甘與凡夫俗子為伍呢?他吩咐我「同去」,他召我日漸離去一切自私、卑鄙、世俗、罪汙;是的,他召我離開那不認識他、不明白更高生命的奧秘、外表信主的人。「同去」的語調並不是粗聲厲色的,有什麽能留我在虛浮和罪惡的曠野之中呢?我的主啊!我願與你同去,但我落在荊棘叢中,我不能按著我的心願擺脫那些。若是可能,我願我的眼不看罪,耳不聽罪,心不想罪。你召我到你面前說「同去」,你的聲音多幽雅動聽。到你那裏去就是脫離被放逐的生活回到自己的家裏,離了風浪大作的怒海渡到岸上,離了長期的勞苦得到安息,來到我欲望的目標和我心願的頂點。但是,主啊!石頭自己怎能起來,一團泥怎能從可怕的土坑中出來呢?求你高舉我,吸引我。惟有你的恩典能使我起來。求你賜聖靈燃起我心中的愛火,我願起來,直到我離開了今生和時間,真實地與你同去。


——司步真《清晨甘露》


 

「每日讀經」士師記17-18章



「墮落,再墮落」

(文 | Boaz Yang)


《士師記》17-18章,以色列人繼續在罪中沉淪。作者在這兩章聖經裡記錄了以米迦為典型案例的宗教腐敗。以法蓮人米迦偷了母親的一千一百捨客勒銀子,他的母親詛咒盜賊,卻不知道偷竊的人正是她兒子。米迦由於害怕母親咒詛的結果,因此將這些銀子交出來。母親便消除咒詛,取了其中二百捨客勒銀子,製造成兩個偶像。接著,米迦把這個神像放在神堂裡,他也決定為他的家設立祭司。因此,他造了一個以弗得,也就是祭司的衣服,並且分派他的一個兒子作祭司。在17章開頭這個故事結束以後,作者補充上一句話: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這句話也成為了整捲《士師記》的縮影,它同樣出現在18章開頭,也出現在整捲《士師記》的結束。作者一次又一次的哀歎,那時的以色列人缺乏領袖,各人按照自己的罪性墮落在罪中,任意妄為。

我們在《士師記》中看見一個何等可悲的事實,就是當以色列人終於進入迦南地,並且開始在這片流奶與蜜的土地上休養生息,他們的產業開始變得富足,家庭開始壯大,食物也開始變得豐富,一切關於安樂生活的外在條件都被滿足,仿佛重回樂園當中。然而事實果真是如此嗎?《士師記》的作者讓我們看見,人可以在外在上享受一切的豐盛,卻放縱內心沉淪於各樣的罪惡中。一個看起來美好的應許之地,卻因為缺乏敬畏上帝的人,而成為一個匪徒強盜滋生,偶像林立的地方。請問,這樣的樂園你要不要?


17章開頭的這個故事向我們呈現出一片混亂的景象,有偷盜,有咒詛,有偶像崇拜。米迦在自己家中設立神堂,這本身就是違背摩西律法的舉動。還記得之前約旦河東兩個半支派希望在河邊設立一座祭壇,都曾經引得約旦河西的以色列大舉進攻,可見這種在家裡私自設立祭壇的行為在以色列律法中有多荒謬。不僅如此,他還分派他的一個兒子作祭司。只有利未人可以做祭司,以法蓮人米迦和他的兒子都沒有這個資格。因此,在17章開頭,我們看見的是一個假偶像,一個假神堂,一位假祭司。


米迦顯然知道自己的兒子並沒有資格做祭司,因此當他偶遇一個利未人的時候,就邀請他來家裡做祭司,這繼續刷新以色列人墮落的底線。我們在之前的經文中已經了解到,利未人沒有產業,他們的職責就是在各城中服侍一切與敬拜上帝有關的事,他們的使命是教導以色列民,使他們按照律法過敬虔的生活。然而17章中的這個利未人卻不是如此,他離開了他原本所居住的城市,來到了以法蓮山地,要找一戶人家借宿。這背後的原因是當時許多以色列人已經不再敬拜上帝,百姓也不守律法,不再以十一奉獻來供給祭司和利未人,以至於許多服侍上帝的人不得不遠走他鄉,另謀出路。由於他們另謀出路是為了生存,因此這些出走的利未人極其容易為了金錢和物質的利益而放棄自己的操守,任憑以色列人在罪中沉淪,只要他們願意賞一口飯給這些利未人和祭司,他們也就心滿意足了。於是,整個社會的信仰陷入一種惡性循環中。其結果就是,百姓越來越不敬畏神,神的僕人越來越難以生存,最終為了生存而放棄底線,也不在教導勸誡以色列百姓,百姓因此就離神更遠。這位伯利恆來的少年利未人就是如此,米迦用十捨客勒銀子,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就可以把他收買了。而米迦之前偷竊的則是一千一百捨客勒銀子。兩相對比之下,可見米迦並非小偷小摸而已,而是一個江洋大盜。這個利未人並沒有資格做祭司,因為他並不是亞倫家族的人。然而我們看見,為了混口飯吃,他不僅願意假扮祭司,而且是做一個侍奉假神的祭司。這樣一來,米迦更加深陷其中,以為自己蒙神賜福,討神喜悅。因為沒有人告訴米迦,他正一錯再錯,惹動上帝的怒氣。


故事進展到底18章,米迦遇到了但支派的人,這是一個無賴遇上一群無賴的故事,在18章裡,沒有什麼法則或道理可言,誰更狠心,誰更暴力,誰就能贏得勝利。首先,在《士師記》1章中已經告訴我們,但支派的人被亞摩利人強逼進入山地,不容他們下到平原。這些但支派的人不僅沒有為此求告上帝,反而往北去尋找那些本來不屬於他們的土地。他們派出的探子發現了拉億,這裡本來是一座和平之城,居民安居樂業,待人友善。這些但支派的探子一看拉億人善良好欺負,於是就開始商量作戰計劃。他們需要找一位祭司來為他們求得祝福,當他們走到米迦的住宅時,聽出了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於是就要求他為他們求問上帝。人想要利用上帝,卻沒有人真正尋求上帝,這就是這群但支派民眾的情況。18章14節開始是一場搶劫,六百但人來到米迦的家,五位探子進到米迦的假神堂那裡,搶走米迦的假神偶像,假以弗得,與其他神像。不僅如此,他們還用更高的利益誘惑這位少年假祭司,允諾將以他為父,為但支派的祭司,最後連這位假祭司也被但支派“搶”走了。這是十分荒誕的。當米迦回到家中的時候,他發現他遇上了比他更狠心的人,他們搶走了他的一切,米迦自立宗教的美夢破滅了。最後,但支派的人非法入侵拉億並且最終奪得這座城市。他們攻擊城市,殺了那裡的和平民眾,不僅如此,他們設立雕刻的偶像,並且立摩西的孫子,革舜的兒子約拿單和他的子孫為祭司,這些都是違背上帝心意,公然違背律法的事。以色列人在這樣的糟糕處境中越陷越深。沒有上帝,他們就沒有方向,胡作非為,墮落,不斷地墮落,直到谷底。


 

「反思與禱告」


  1. 回想曾經還不認識上帝的日子,你的生活是如何呢?你或許過著經濟富裕的生活,但在不認識上帝之前,你的屬靈光景如何?

  2. 米迦私設神堂的行為如何破壞以色列人敬拜上帝的規矩和秩序?如果當一位教會成員私自在家中舉行聖禮(就是洗禮和主餐),你會如何看待?網絡敬拜如何挑戰並改變公共敬拜的教導?這種降格如何影響教會成員的公共敬拜生活?


親愛的天父,我要承認,離了你,我們就不知道如何行,不知道如何生活,不知道如何敬拜。離了你,我一切的行為都只能依靠自己的思想和意志,而我自己算得了什麼呢,我只能任意而行。主啊,求你不要離開我,也不要離開我們的教會,求你在我們當中作王,帶領我們,因為除了你,我們沒有別的王可以跟隨。願你的福音作王,使我們單單靠著福音得救;願你的愛作王,使我們在愛中進入你的永恆;願你復活的大能作王,使我們靠著你得勝一切撒旦的權勢。如此禱告是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45 次查看0 則留言
New Logo 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