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023年2月28日 耶利米書40-42章「以實瑪利綜合症&約哈難綜合症」


「每日靈修」

天上真正的產業
經文: 「知道自己有更美更長存的家業。」(希伯來書十:34)

旅居在世的產業有如過眼雲煙,都會過去;但上帝應許的天上產業必永遠長存。因著我們心眼被開啟,我們確知天上有一份產業為我存留。


有人說:「一鳥在手勝於二鳥在林。」天堂的應許對一般人而言,或許過於虛無渺茫;但我們確信,我們不僅有來生的盼望,也有今生的福份,我們不只聽說有這等事情,更是內心有這樣的確據與把握。


想到生命彼岸更美好的家鄉,豈不讓我們更加看淡今生身外之物的損失?我們錢財會被偷被搶,但天上的財寶卻是安全的。因為主活著,祂在天上已為我們預備地方;因著更美之約,我們盼望一個更美的家鄉,更好的產業在天上。所以,讓我們歡欣高唱:「主啊,每天我要歌頌禰的名到永遠。」


——司步真《信心的支票簿》

 

「每日讀經」


以實瑪利綜合症&約哈難綜合症

(文 | Boaz Yang)


雖然耶路撒冷已經陷落,猶大國已經徹底淪為巴比倫的一個下屬行政區,但是發生在猶大土地上令人瞠目結舌的事情卻尚未中止。可怕的戰爭和國家的滅亡沒有能夠喚醒這群猶大百姓心中對於上帝的敬畏和信靠,也沒有能夠激發他們的悔改。相反的,所有這些事情更加加劇了他們生命中罪的彰顯。恐懼,憤怒,仇恨交織在一起。

《耶利米書》40-42章的劇情堪比《權力的遊戲》,其中充滿了叛亂與仇恨,驕傲與恐懼,特別是在一場宴會中所發生的出人意料的屠殺。經文使我們看見,原來人心可以如此之壞。40章一開始,經文繼續上一章的內容,耶利米蒙受巴比倫軍護衛長的恩待,把他從被擄之人中釋放。巴比倫人懼怕耶利米,因為他奉上帝之名所發的預言都一一應驗。因此與其說是釋放,不如說是送走了耶利米。與此同時,猶大已經淪為巴比倫的一個省,巴比倫王設立基大利作為猶大地的省長,管理一切沒有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大人。耶利米此時選擇了回到基大利那裡,雖然這群留下的猶大人,按照《耶利米書》24章的形容,是“極壞的無花果”,但耶利米仍然愛他們,回到他們當中服侍他們。另外,在被擄的以色列民中,以西結於主前597年被擄到巴比倫,但以理於主前605年被擄到巴比倫,他們都在被擄之地服侍以色列民。


基大利是一位忠心的省長,他一直按照耶利米的教導來治理猶大地:服侍巴比倫人,並在猶大安然居住。此時的猶大雖然亡國,但如果他們安心生活,全心全意歸向耶和華,等候上帝的救恩(29:4-14),上帝應許他們,他們還有指望。然而這時,一位自以為愛國的叛徒出現了,他名叫以實瑪利。猶大百姓一向以“上帝的子民”自稱,他們將這種屬天的自豪與優越感和屬地的民族身份緊緊的捆綁在一起,以身為一個自由的以色列人而感到自豪。如今,猶大向巴比倫投降,有一群猶大百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不僅如此,以實瑪利是大衛子孫以利沙瑪的後代。按理來說,即使西底家被擄,猶大地的管轄權應該仍然落在大衛家中。這或許是以實瑪利謀權篡位的第二個原因。世俗且空洞的“民族自豪感”與個人的嫉妒和貪婪交織在一起,以實瑪利四處尋找其他第三勢力,最終他和亞捫人走到了一起。在亞捫王的授意下,以實瑪利暗中召集人馬。他們假裝友好的接近基大利,並且與他一起吃飯,然後在宴會、席上突然發難,不僅殺死了基大利,而且殺死了宴席上全部賓客。而這才僅僅只是一個開頭,接著,以實瑪利殺死了七十個前去耶和華殿的猶大人,留下十個,為要找到他們藏食物的地方。以實瑪利的行為綁架猶大省,去投奔亞捫人。在經歷了亡國的厄運之後,血腥的屠殺仍然籠罩著猶大地。


這時候,約哈難出現了,他展現了非凡的勇氣,拯救了全體百姓脫離以實瑪利之手,然後成為了猶大地的新領袖。本以為終於可以撥雲見日,然而以拯救者身份出現的約哈難卻沒能真正拯救猶大人。他們去詢問耶利米接下來應該如何行(42:1-6),耶利米求問上帝,耶和華上帝讓他們等候十天來省察內心,然後賜給他們一個回答。這個回答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一個應許,上帝應許他們,如果他們留在猶大地,上帝就會建立他們,栽植他們。(42:7-12)第二部分是一個警告,上帝警告他們不要試圖逃往第三國,去投奔別國的勢力。第三部分是一個揭露,上帝藉著耶利米來揭露約哈難一個的陰謀。他公開宣告說,他們雖然表面上是來謙卑尋求上帝的教導,但其實心中已經定意要出逃猶大地,前往埃及。其實上帝已經知道巴比倫王會進攻埃及,懲罰那地。這事最終發生在主前568年,也就是耶路撒冷陷落18年之後。


今天的靈修我們要來思考兩種病症。第一種是“以實瑪利綜合症”,這種“綜合症”的表現是那種在心中將屬地的族群認同無限高舉,遠超過屬天的族群認同。世俗政治常常迷惑我們,使我們為了“我究竟是某國人”的族群理念而活,用各樣相關的文化概念捆綁我們,定義我們。似乎如果我們在“我究竟是哪一國人”的問題上不夠嚴謹,就是背祖忘宗,又或是將愛國與道德聯繫在一起,似乎只要稍有不慎,就是在犯罪。“以實瑪利綜合症”體現出一個狂妄的愛國者所能做出的一切事情,這種瘋狂可以讓一個人失去理智,甚至隨意殺人。事實上,對於以色列民而言,也同樣對於今天的基督徒而言,我們真正的族群認同,在於我們是天國的子民,那才是我們終極的民族身份。第二種是“約哈難綜合症”,這種“綜合症”的表現是,一個人往往心中已經有了自己依靠血氣所做的決定,卻要假裝虔誠地來詢問先知,在今天的處境中可能表現為去詢問一些“屬靈領袖”,然後期待得到一個與他們內心契合的答案,好讓他們可以假借上帝之名,去安心做他們心中想做的事。如果沒有找到這個“稱心的”答案,他們不會選擇順服,而是會選擇換一個人繼續詢問。和“以實瑪利綜合症”比起來,“約哈難綜合症”更為普遍,他存在我們每一個人心中,本質是我們的血氣和人意,與上帝神聖旨意之間的交戰。


 

「反思與禱告」


  1. 地上“族群認同”的身份是否曾經在你的心中無限高舉,甚至超過了天國子民的身份?在教會中,特別是對於那些多民族的教會而言,這種“以實瑪利綜合症”會在哪些方面表現出來?事實上,這無處不在,我常聽見一些教會爭論所用的文字字體,爭論所使用的語言,甚至因為口音問題和彼此排斥,所有這些其實都是“以實瑪利綜合症”的表現。在一些獨裁地區,則是會出現對於教會權柄的爭論。“以實瑪利綜合症”的信徒常常將上帝的百姓綁架於某一個看似強大的屬地政權之下,但其實背後的本質,是人心的恐懼,軟弱和貪婪。求主幫助我們,在這方面有更多省察。

  2. “約哈難綜合症”是否存在於你的生命中呢?你覺得違背自己內心的情慾而順服上帝旨意,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親愛的天父,求你憐憫我們,因為很多時候我們都是按照我們自己的聰明來做各樣決定。我們偽裝自己心中的頑固,假裝來尋求你,但其實我們的心仍然為自己而活,而不是依從你的引導而活。主啊,求你使我單單以你的國度為念,也單單順服你的帶領。求你拯救我的心,使我藉著基督的福音而進入那真正的自由中,使我不斷認識我屬天的身份,以至於各樣屬地的身份不會成為我的誇耀;求你使我不斷效法基督,跟隨祂的腳縱,以至於世上各樣的引誘不能偏離我的心。如此仰望禱告是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