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 以賽亞書21-23章「黑暗與黎明」


「每日靈修」

以色列為得妻服侍人,為得妻與人放羊。(何12:12)

雅各曾對拉班這樣敘述他的勞苦:「我在你家這二十年……被野獸撕裂的,我沒有帶來給你,是我自己賠上。無論是白日,是黑夜,被偷去的,你都向我索要。我白日受盡幹熱,黑夜受盡寒霜,不得合眼睡著,我常是這樣。」我們的救主在世時的生活比這更加勞苦了。只要他一息尚存,他仍看守他的羊群:「凡你所賜給我的,我都保守了他們,並沒有一個喪失的。」(參約17:12)他的頭滿了露水,他的頭發被夜露滴濕。他的眼不打盹,他整夜為他的民禱告,有時為彼得祈求,有時為其他門徒流淚代禱。任何牧人若像耶穌那樣辛苦,那末就是淒冷的露宿荒野、仰觀繁星也不會發怨言了。他所以這樣勞苦服侍,為的是要得到他的佳偶。


「寒山和夜色,見證了他禱告的熱情和迫切;


冷漠和荒野,知道了他的試探、爭鬥和大捷。」


從屬靈的方面來看拉班叫雅各負羊群的全責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被野獸撕裂的,雅各必須醫治;若是死了,他自己必須賠上。耶穌不也是這樣為他的教會勞苦嗎?他不也是這樣保守一切交付於他的人,作他們的賠償嗎?看看辛苦的雅各,你就可以看到他所預表的主:「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


——司步真《清晨甘露》

 

「每日讀經」以賽亞書21-23章



「黑暗與黎明」

(文 | Boaz Yang)


《以賽亞書》21-23章是以賽亞先知性宣講的第二係列,在這一段宣講中,以賽亞用五個神諭來啟示上帝的統管。上帝分別統管海旁曠野(21:1-10)、度瑪(21:11-12)、阿拉伯(21:13-17)、異象谷(22:1-25)和推羅(23:1-18)。在這一係列地名中,有不少是使用了雙關的寫作手法來指向以色列周圍的國家和君王。這些國家和以色列都有十分緊密的關係,因此以色列先知的預言一一臨到他們。


首先是論海旁曠野的默示,這個默示本質上是關於巴比倫的,但是以賽亞使用隱晦的稱呼,稱其為“一個荒涼和水淹之地”,這一畫面使人倍感絕望。更加令人絕望的是,巴比倫代表了珍寶閣世界的光景。以賽亞在這裡清楚預言了巴比倫將要傾倒(21:9)。儘管這座偉大的城市在人眼中是如此欣欣向榮,但是將來這裡將成為一片曠野,因為他們與上帝的百姓為敵。巴比倫的傾倒象征著整個抵擋上帝的罪惡世界最終將在上帝面前被滅絕,所有與上帝為敵的罪惡,以及以這一罪惡為根基所建造的世界秩序最終將蕩然無存。巴比倫傾倒的比喻也常常被引申到新約當中,來預表新約教會之敵人的傾倒,《啟示錄》的預言敵基督傾倒時借用不少《以賽亞書》中的預言。


第二個神諭是論到關於度瑪的默示。“度瑪”在希伯來原文中的意思可以理解為“死寂之地”,表明這一段默示乃是關於一片充滿死亡氣息的寂靜土地。與此同時,在這段默示中出現了西珥這個地名,而西珥是以東人的土地,是以色列的鄰國。因此這一段默示應該是關於以東人的。以賽亞在這裡預言他們即將遭難,不僅僅是提醒他們要及早預防,同時也是警告以色列不要指望在危難關頭從他們的鄰國的拯救,而要單單仰望上帝。這段預言很短,也看似沒有對應的歷史事件,但對於我們仍有借鑒意義。在這段默示中,有一個人聲從以色列之外的土地傳來,向先知請教。如果你和下一段耶路撒冷的的默示結合來看,就會發現,在以色列中許多人對於先知漠不關心,但是如今在外邦之地,在死亡氣息籠罩的寂靜之地,卻傳來了尋求先知的聲音,問到:我們國家還要忍受多久如此動蕩不安的漆黑日子?這個聲音詢問得如此迫切,和耶路撒冷的百姓形成了顯明對比。

第三個神諭是論到阿拉伯的。阿拉伯是一個大國,位於迦南地東南。以賽亞在這裡同樣使用的雙關語,“阿拉伯”和“夜間”的發音相似。以賽亞預言,當底但人逃離仇敵攻擊的時候(很有可能是逃離亞述大軍的攻擊),他們將從大路上逃離,在夜間的樹林中住宿。在他們逃難的日子裡必要缺衣少食,以至於周圍的居民需要來為他們提供口糧,免得他們在曠野中餓死。如果說第一段默示乃是黑暗的疑雲聚集,第二段則是進入到黑暗籠罩下的驚恐世界,那麼這第三段默示,以賽亞就帶領我們看見了在那被黑暗所籠罩的曠野中,有一群風餐露宿,無家可歸,也缺衣少食的可憐難民。他們在黑暗中無處可逃,幾乎要死。從寫作手法上看,以賽亞正在帶領我們一步一步走進那在上帝審判時,全地都要進入的可怕光景中。


第四個神諭是關於異象谷的。通過閱讀這段神諭的具體內容我們可以得知,異象谷就是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景象會比較好嗎?完全不會。以賽亞預言了耶路撒冷也將被毀。他指出耶路撒冷的百姓在罪惡中盲目地逃避現實,狂亂的設法自救,但是就是不仰望耶和華。(22:11)他看見百姓在娛樂中沉淪,甚至在一種絕望的狂歡中彼此說:讓我們吃喝吧,反正明天就要死了!何等可悲,上帝百姓的心竟能夠冰冷到如此地步,對於上帝的警告和責罰不聞不問。他們藐視上帝,只在乎自己的快樂與享受。這種對於上帝的冰冷,將會成為耶路撒冷滅亡之前最後定格的畫面。當以賽亞想到這些的時候,他無比傷痛,大聲痛哭。(賽22:4)那墮落民眾的歡笑聲與先知的哀哭聲形成了鮮明對比,耶路撒冷也在這對比中滅亡。


最後第五個神諭與推羅有關。推羅是腓尼基海岸的一個繁榮港口,是“列國的大碼頭”,但是如今將要被上帝擊打。在這個神諭中,推羅被描繪成“世界的妓女”,在耶路撒冷被毀滅之後,推羅也要成為荒涼。我們看見在以賽亞的描述中,推羅是列國的商業中心,是歡樂的城,也是為自己賜冠冕的城。在這城中充滿了鶯歌燕舞,也充滿了權勢與虛浮。然而推羅的歷史最終並不會在黑暗和消沉中終結,耶和華末後要在這座城中恢復榮耀。推羅最終將成為歸屬耶和華,信仰將會在推羅建立,人們開始認識真神,並向耶和華上帝奉獻。在基督的時候,推羅和西頓人已經歸向上帝,勝過以色列諸城。


以賽亞的第二段先知性講論充滿了黑暗,並且這種黑暗不斷遞增,在耶路撒冷到達頂峰。但是最終上帝賜下了一個黎明的盼望,就是一座新的推羅城,一座歸耶和華為聖的推羅城。外邦人最終將歸向耶和華,而這同樣也是我們的盼望所在。


 

「反思與禱告」


  1. 你的生命中是否曾經歷過某一種黑暗的時光?什麼樣的原因導致了這種黑暗?在黑暗中,是否有什麼事情曾給你帶來盼望?這盼望與上帝之間有什麼關聯?

  2. 如果你的朋友告訴你:讓我們今朝有酒今朝醉吧!讓我們放縱自己盡情享樂吧!反正人生苦短,死了就沒了。你會如何回應你的朋友?


親愛的天父,我要在黑暗中仰望你,在無助中呼求你,因為惟有你,是那照亮黑暗的真光;惟有你,是絕望中的盼望。主啊,感謝你從高天之上眷顧我們,眷顧我們這些在塵土中,在罪中,在悖逆中苟活著的罪人,感謝你顧念我們,憐恤我們,恩待我們,賜下主耶穌基督寶貴的救恩將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賜下聖靈與我們同在;使我們因著耶穌基督的救恩而看見了大光,並且因著聖靈的工作而一生在光明中行走,再也不返回到那悠悠黑暗中。願一切感謝都歸於你。如此禱告是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18 次查看0 則留言
New Logo 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