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3日 歷代志上5-8章「家譜與生命冊」


「每日靈修」

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詩84:6)

這叫我們知道一個人所得的安慰也能幫助別人,正像一口井一樣,幾來的人都能汲飲。我們閱讀滿有安慰的書籍,正像約拿單蘸滿了蜜的杖一樣。我們想我們的弟兄在我們以前為自己掘的井也是我們掘的。《哭泣之夜》、《夜半歌聲》、《永遠之日》、《耕地犁頭》、《苦中得慰》(靈修書籍)等都是行天路的人為自己掘的井,但是也很合別人的需要。我們開頭要特別注意詩篇有一句話說:「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或消沉)。」走路的人很喜歡在荒涼的海岸看到人的腳印,我們也喜歡看到行天路的人在流淚谷所留下的足跡。


行天路的人所掘的井,乃是從上面得水,而非從下面湧出來的,這是一件希奇的事。我們用某種方法,但福分並不能從我們的方法裡流出。我們掘了一口井,但天上落下雨來充滿了它。馬是為打仗之日預備的,但平安乃在乎耶和華。方法與結果有關,但徒有方法並不能產生結果。雨水充滿了泉源,才能成為貯水的谷;工作並不徒然,但須有神從上面來的幫助。


恩典也像雨一樣,清潔、新鮮而舒暢;恩典也是從上面來的,賜下與否權柄在神。願讀者們喜獲福雨,好有水充滿各人所掘的井!天若不露笑容,方法和禮儀有什麼用呢?它們不過是無雨的雲、無水的井罷了!願神的愛,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於我們。


——司步真《清晨甘露》

 

「每日讀經」歷代志上5-8章



「家譜與生命冊」

(文 | Boaz Yang)


《歷代志上》1-9章是以色列國建國以前的歷史。但如果你仔細研讀,會發現在這9章聖經中,猶大支派的分量最重,足足佔了4章左右的份量。接下來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這9章聖經的具體分佈。


第一章主要是記載從亞當到以掃之間的族譜。在這一章的核心是亞伯拉罕之約。亞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以掃和雅各。而後第一章停在這裡,從第二章開始,是對於雅各後代的詳細介紹。雅各後來被上帝改名為以色列,也是以色列人的祖先。所以第一章的回顧是極其簡略快速的,第二章開始才是真正以色列民族的起源。在以色列的十二個兒子中,作者一下子就將焦點聚焦到猶大身上,哪怕從年齡上分,猶大並不是長兄,但是從上帝的預定和揀選上看,猶大繼承了以色列長子的位分。2-4章完全是圍繞猶大支派來描寫的,不僅如此,這3章還呈現出一種首尾呼應的結構,具體來說,2章3節,和4章21-23節,是一組呼應,前面提到了示拉,後面記錄了示拉的後裔;然後,2章4-8節,和4章1-20節,是第二組呼應,前面提到了法勒斯和謝拉,後面提到了法勒斯的其他後裔。最後,2章9節至3章24節則是這三章聖經的核心,而這個核心是圍繞大衛及其家族的祖先來描寫的。在花了3章的篇幅記載猶大支派,並且專門記載了大衛和所羅門的後裔之後,《歷代志上》第4章的後半段還特別記載了西緬支派的後裔。如果你還記得之前五經和《約書亞記》的讀經,就會記得西緬並沒有分到自己專屬的土地,他們的地業是在猶大邊界之內,並且是從猶大支派手中得來的。到了大衛時期,西緬支派已經基本併入了猶大支派。所以第四章後半段仍然算為對猶大支派的記錄。接下來從第五章開始,展現的是作者對於整個“大以色列”概念的數算和表達。這種“大以色列”的事實在作者寫作本書的時候早已不復存在,約旦河東兩個半支派在幾百年前就已經被亞述入侵,基本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北國也早早的被擄亡國;最後才是南國的滅亡。然而,作為一個曾經強大過的國家,這種“大以色列”的民族觀念仍然深入每一位以色列後裔的心中,因此在數算整個民族的分支時,作者也將他們算入在內。不過可以很直觀發現的一個特點是,作者都只對這些支派進行了及其有限的記載,特別是北國眾支派。第五章是對約旦河東兩個半支派的記載,這一部分記載最終以這兩個半支派的人悖逆上帝,隨從約旦河東的外邦人行邪淫而結束。最終,第26節告訴我們,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滅了他們,把他們擄走了。第六章是關於利未支派的記錄。這一章比較長,並且在整份國譜的中心,表明了利未支派所擔任宗教領袖的角色在整個作者所理想“大以色列國”中的中心地位。大衛王權和耶路撒冷聖殿(所有服侍工作都由利未人完成)共同構成了以色列國家制度的基礎。在隨後的第7章中,作者一口氣將剩下的北國支派全部介紹完畢,然後留出第8章來介紹以色列國的第一任國王掃羅,以及他所處便雅憫支派的更多細節。特別是在以色列南北國分裂之後,猶大(包括西緬)和便雅憫組成了南國,因此在本書中經常提及這兩個支派,他們是以色列聯合王國的合法繼承者。在耶路撒冷和猶大的被擄回歸群體中,猶大和便雅憫也是核心。

家譜,族譜,甚至是國家層面的國譜,對於不相信上帝的世人而言,往往只是一份炫耀的名單,一種吹噓自身悠久歷史的資本罷了。這是一種以民族自我為中心的認知,是一種以人為本的歷史觀。這種歷史觀十分淺顯,因為即使是幾千年的歷史,在永恆中也不過只是滄海一粟,如同一朵浪花,翻過以後就無人紀念。然而,《歷代志》的家譜並不是如此,在這份譜表中,並不是每一個族人都被紀念,並且有的人是因為成為了負面典型,而被記錄進來。因此,所有的歷史寫作都有主觀性,所有後世的歷史研究也是如此。《歷代志》的歷史寫作是以上帝以及祂與祂百姓所立的約為核心,意在提醒後世所有人,上帝關切祂的子民,並且按照他們的名字紀念他們。雖然日子過去久遠,他們仍然在上帝的紀念中,這些名字要讓以色列民知道,如果不是上帝的護理和保守,他們早就化為塵土,無人紀念了。


最後,當我們思考大衛之約,以及這份基於大衛之約而寫成的族譜時,我們應該知道這與我們今天活在21世紀“非以色列族裔的外邦人”有什麼關係。大衛之約指向的是新約,這新約是依靠主耶穌基督的捨己代贖而設立的,每一個憑著信心進入耶穌基督裡面,與祂聯合的人,就是新約中的子民,是屬靈意義上的“以色列人”,不再作外邦人,而是領受了兒女的位分。在耶穌基督的新約中,有一份更崇高的族譜,上面記載了每一位蒙基督寶血所買贖之人的名字,這份族譜就是生命冊。生命冊是一份天上的族譜,只有名字寫在生命冊上的人才能進入天國。這名冊被稱為“被殺之羔羊生命冊”(啟13:8)。就如基督說他按著名字呼召自己的羊,把羊領出來(約10:3)。親愛的弟兄姐妹,在天父的國度裡,你不是歷史中的一隻螻蟻,或是人口統計中的一個數字,而是上帝生命冊中一個鮮活的生命,一個有尊嚴的靈魂。上帝按照你的名字提名召你,祂看你為寶貴,賜下耶穌基督來拯救你,並且永遠不會丟棄你,這是基督徒此生最大的平安、喜樂與滿足的來源。

 

「反思與禱告」


  1. 你是否有得救的確據,確定你的名字在這被殺羔羊的生命冊上?

  2. 如果你確定你的名字在生命冊上,那麼這個事實如何改變你對於屬世生命的看法?如何幫助你面對未來,面對死亡?

  3. 你真的活出了一個“名字已經寫在生命冊上之人”應該有的生命了嗎?


親愛的天父,感謝你賜下主耶穌基督為我成就這永恆的新約,並且使我因著基督而得著兒女的位分,不再被稱為外人,而是稱為你約中的子民。主啊,這是何等奇妙又偉大的恩典,如今臨到我這渺小的人,我感謝你。天父,懇求你除去我生命中各樣的憂愁、恐懼和虛空,使我單單在你的新約中尋找自己存在的意義,使我忠心地活,喜樂地活,有盼望地活。如此禱告是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37 次查看0 則留言
New Logo 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