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 撒母耳記下5-6章 「危險的神聖」



「每日靈修」

你要把你的重擔卸給耶和華,他必撫養你。(詩55:22)

顧慮有時雖然合理,但如果過分的話,也就有了罪的成份。救主再三地教訓我們不要憂慮,使徒們也這樣勸戒我們,若疏忽這事就不能沒有過犯:因為在憂慮的時候,我們常想我們比神更聰明,因此靠著自己的力量代神工作,其實神已為我們工作了。我們幻想他已忘記我們。我們辛苦地背著自己的重擔,好像他不能或不願替我們背負似的。這就是不順服他的命令,不信他的話,以假想代替神旨,這就是罪。尤甚者,憂慮常使人犯罪。不能靜靜地把己事放在神手裏的人,甘願自己背著重擔,常用一些錯誤的手段來幫助自己。這種罪使我們拒絕神作我們的謀士,並使我們求助、乞靈於人的智慧,使我們就到「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而不就到「活水的泉源」,犯了古以色列人所犯的罪。憂慮使我們疑惑神的慈愛,因此使我們對他的愛日漸冷淡下來;我們不倚靠他,就使神的靈擔憂,因此我們的禱告有了攔阻,我們的好榜樣受了損害,我們的生活專求自己的益處。我們這種不信靠神的心使我們遠離神,但若信靠他的應許,我們就把各樣重擔卸給他,自己「一無掛慮」,因為他必為我們擔當,那樣就能使我們親近他,在迷惑當中必有力量加給我們。「堅心倚賴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倚靠你。」


——司步真《清晨甘露》


 

「每日讀經」



「危險的神聖」

(文 | Boaz Yang)


《撒母耳記下》5-6章,大衛在猶大地當了七年地區性的王之後,終於登基。以色列眾支派一起來希伯倫見大衛,承認他是那一位率領以色列人出入的領袖,也承認耶和華曾經對他所施的應許,要立他作以色列的君。這樣大衛最終得到全體百姓的心,得以順利登基。這一路走來都是上帝的帶領,如今大衛名正言順成為以色列的君王,他即將帶領這群上帝的百姓展開一個新的王朝與國度。


首先在這兩章聖經裡,大衛是一位征服者。他先是攻佔了耶路撒冷,趕出了其中的耶佈斯人。耶佈斯人在這裡十分輕視大衛,他們嘲諷道,只要瞎子和瘸子就可以守住大衛的進攻了。這激怒了大衛,使他下定決心要攻下耶路撒冷。不僅如此,他還把耶佈斯人稱之為他所恨的“瘸子和瞎子”。大衛趕出了耶佈斯人,這件事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帝對於亞伯拉罕的應許,在《創世記》15章18-21節,上帝應許亞伯拉罕要將耶佈斯人的地賜給他的後裔,如今這個應許成就了。接下來,非利士人聽聞大衛作王,他們就聯合起來要攻打大衛。大衛的行事作風與往常一致,他並沒有因為自己當上了國王而驕傲,而是仍舊記得在凡事之前都求告上帝,上帝也回應他的禱告。大衛的舉動意味著雖然他是以色列國有形的君王,但實際上上帝才是那位最終掌權的統治者。大衛的行動只不過是上帝心意在地上的代表,因此,大衛的爭戰乃是代表上帝而爭戰。不僅如此,在24節,耶和華親自向大衛證實,耶和華正在與他們並肩作戰。在這裡,上帝說,你聽見桑樹梢上有腳步的聲音,這實際上是聖靈同在的一種描述。“聖靈”和“風”在希伯來語中是同一個詞。上帝在這裡並沒有清楚描述聖靈的形態,而是用了一個如同“風”一般的描述,來形容耶和華與大衛一同征戰。與非利士人的戰爭中也構成了另一組鮮明的對比,非利士人將偶像撇棄了,這些偶像非但沒有能力,而且還像是泥菩薩過江一樣,自身難保。大衛與跟隨的人把它們當戰利品拿去,後來又把它們焚燒掉。(代上14:12)就這樣,他們顯然“不是真神”,而是恰好與以色列人的上帝相反,祂主動出擊,在以色列前頭為他們爭戰。

在第六章中,大衛經歷了低谷與高峰。當時跟隨他的人約有三萬,然而在這麼多人中,大衛卻未能正確挑選出適合運送約櫃的人。《撒母耳記下》6章與《歷代志上》13,15和16章的經文是平行經文,互為對照。通過《歷代志上》13章可以得知,在掃羅年間,以色列百姓從沒有在約櫃前求問上帝,以至於約櫃一直被忽略,放在基列耶琳村。約櫃標誌著摩西之約,是上帝與以色列人同在的象征和地點。約櫃被忽略,從另一個方面也顯示出掃羅時代以色列全民在屬靈上的低落和消沉。如今大衛對約櫃重燃關注,表現出他渴望忠心侍奉上帝的心。他迎回約櫃以後也直接推動了歷史的進程,上帝與大衛立下新的大衛之約。


敬拜上帝本是一件好事,但即使大衛帶著良善的動機,虔誠的心,以及滿腔的熱忱,想要奉獻給上帝,但這卻不意味著無論大衛怎麼敬拜上帝,上帝都會悅納。在摩西律法中,上帝曾經專門命人在約櫃上安裝了環與杠,並且吩咐以色列人不能用車運送約櫃。約櫃必須由哥轄的子孫來抬,而其餘的利未人才可以負責看守那些用車運送的器具。但大衛卻沒有如此行,雖然他用的是一輛新車,仿效非利士人,希望用看起來“聖潔”的車來運送約櫃,但事實上用車運送約櫃這件事本身就是違背上帝律法的。其次,受託看守約櫃的以利亞撒在這裡並沒有提及,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兄弟烏撒和亞希約。用車和牲畜運送的一個重要缺點在於牲畜是不可控的。第6節,到了拿艮的禾場,因為牛失前蹄,烏撒伸手扶住上帝的約櫃,遭到了上帝的擊殺。大衛因為這事而心裡愁煩,本來是要迎接約櫃的大喜事,如今成了一樁悲劇。大衛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問題出在哪裡,他可能以為運送約櫃進城不討神喜悅,而沒有想到是運送的方式出了問題。因此他對約櫃本身產生了恐懼,把它運到俄別以東家。三個月之後,又因為約櫃在俄別以東家的時候大大賜福那一家的人,因此大衛才終於明白,並非是約櫃本身的問題,而是運送約櫃的方式出現問題。這一次大衛不敢怠慢,請正確的人親自去抬約櫃,並且每走六步就獻一次祭。不僅如此,他還極力跳舞,以色列全家也都歡呼吹角。


約櫃的故事對今天的我們有什麼提醒?今天我們常聽見人們說,敬拜最重要的是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這誠然是正確的。但也有人打著心靈和誠實的名義,然後在敬拜的形式上隨心所欲,添加各樣元素試圖迎合今世潮流,卻在辯解的時候說,“只要我們是用心靈和誠實來敬拜就可以了,形式不重要。” 大衛運送約櫃本是一件美事,大衛在心靈和誠實上也一直都蒙上帝喜悅,但問題卻並不是出在這裡,而是出在大衛沒有按照上帝所規定的方式來敬拜祂。今天的經文使我們看見上帝的道對於基督徒敬拜的重要性,若不按照上帝所吩咐的方式來敬拜祂,那麼我們所宣稱的“心靈和誠實”就是枉然。


 

「反思與禱告」


1. 你對於“心靈和誠實”有什麼樣的理解?反思一下,在什麼樣情況下,我們最容易狡猾地使用“心靈和誠實”作為擋箭牌,來為自己的懶惰,不敬虔,或是自我中心的行動開脫?

2. 大衛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但他的妻子米甲卻因此輕視他。大衛如何回應米甲的輕視?大衛更看重的是什麼?當你因為信仰而遭到旁人輕視的時候,什麼能夠成為你心中的倚靠和安慰?


親愛的天父,感謝你賜下你的話語,帶領我認識你,信靠你,並且知道如何來敬拜你。主啊,我要承認在很多時候,我體貼自己的意思多過你的意思,以至於很多時候我用我所自以為的方式來敬拜你,但其實卻沒有討你的喜悅。感謝你從不斷絕的慈愛和憐憫,存留我的性命,使我沒有像烏撒那樣立刻遭到審判,我知道這一切乃是因為主耶穌基督已經為我承受了那最重的刑罰,以至於我這不配的罪人如今仍然可以向你祈禱的原因。感謝天父上帝的憐憫與恩典,如此禱告是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27 次查看0 則留言
New Logo 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