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7 「底拿受辱究竟是誰的錯?」創世記33-34章


我們實在難以想象,如果沒有上帝在人類歷史中不斷行護理的工作,不斷介入歷史,來扭轉人類歷史的走向,我們今天會走向何方?500年前,如果不是馬丁路德根據上帝的話語而貼出95條論綱而導致教會的改革,今天的教會或許早已走向混亂、暴力和犯罪,與世人無異。人們總是想要否認上帝的存在,拒絕上帝在人心裡所動的善工,所存放的良心,所賦予的神聖形象和樣式,但人類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上帝在看護這個世界,我們今天早已因為自相殘殺而滅絕淨盡了。


「每日靈修」

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啟14:1)

使徒約翰特許在天門之內觀看,在他提到所看到的景象時,他說:「我又觀看,見羔羊!」這教我們知道天上有一個叫人可以觀看的最大的對象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再沒有什麽能像這位既是神又是人,曾以已血救贖我們的主更值得使徒觀看了。他是那些得榮耀的靈魂和天使歌頌的主題。基督徒!這是你的快樂;你曾觀看,你曾看到那羔羊,你從涔涔淚眼之中看到神的羔羊除去了你的罪。那末,你就當快樂。不久你的眼淚就被擦幹,你就會看到羔羊在他的寶座上大受稱頌。你的心應當天天與耶穌相交,你在天上要得到更大的快樂,你要永遠看到他的面,你要和他永遠一起快樂。「我又觀看,見羔羊!」那羔羊就是天堂。陸斯福德(Rutherford)說得好:「天堂和基督是一件事。」與基督同在就是在天堂,在天堂就是與基督同在。這位為主被囚的寫了一封很美的信,裏面說:「我主基督啊!若我到天堂而沒有你,那就是地獄;若我下地獄,而仍由你同在,在我那就是天堂;因為你就是我所要的天堂。」基督徒啊!那是真的嗎?你的心也是這樣說嗎?


「若神的居處挪移,若他的恩面隱藏,

幽雅琴聲也不能,使那裏成為天堂。」


你所最需要的是得到福樂,而最大的福樂莫若「與基督同在」。


——司步真《清晨甘露》


 

「每日讀經」創世記33-34章

「底拿受辱究竟是誰的錯?」

(文 | 楊文皓傳道)


創世記33-34章裡,我們讀到了另一個令我們悲痛的故事。在創世記33章,以掃帶著400人來見雅各時候,雅各心裡懼怕,於是將隊伍分成兩隊,並且把拉結和約瑟留在隊伍的最後方,以求竭力保全他們的性命。令雅各沒有想到的是,以掃並不是帶著一副復仇的面孔前來,而是帶著和好的姿態。事實上我們無法得知到底以掃帶著這400人的最初心態是要報仇,還是要和好。但總之,從雅各的角度來看,他覺得並沒有完全接受以掃的和解。在這一方面,有注釋者認為雅各仍然防著以掃,所以可以和他拉開一段距離;但也有其他注釋者認為雅各是為了保持聖約家庭的純潔性,所以才與以掃家保持一定的距離。


我更加傾向於前者的解釋,應在這整個33-34章經文中,雖然雅各已經懂得求告耶和華,懂得在神面前謙卑,但他的靈命並沒有表現得十分成熟和長進。他在和以掃的會面中仍然心存恐懼和小信,對以掃的恐懼已經幾乎掩蓋了雅各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是蒙上帝呼召回本地父家。因此在與以掃碰面後,雅各走到了迦南地的示劍城。他先是在那裡支搭帳篷,但是隨後就在那裡買了一塊地。買地這個舉動說明了雅各準備在那個地方長期居住一段日子,也說明了他已經忘記了他離開拉班家的目的,忘記了神的呼召,或者說暫時把神的呼召放在一邊,把自己性命的安全放在首要位置。雅各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活命,而不是依靠神來保全自己的性命。

雅各的行為為接下來底拿的受辱做了鋪墊。事實上如果雅各和以掃一起回去,回到他的本地本族父家那裡,那麼底拿或許就不會受辱。但是歷史沒有如果,雅各把家安置在示劍城是34章這個悲劇故事的第一步。接著,底拿因為好奇,想要去城裡走走。“住在城市裡”和“成為遊牧民族”這兩種生活狀態在創世記裡常常有鮮明的對比。當年亞伯拉罕在曠野過遊牧生活,而羅得在所多瑪城過城市生活,最終羅得失去了妻子、女婿,還被自己的兩個女兒亂倫,所有的財產還被大火吞滅,可以稱得上是傾家蕩產。城市給人一種可以自食其力的衝動,而忘記了需要依靠神來過好每一天。不僅如此,坦白說,城市離罪惡更近,因為在城市裡罪人的密度顯著升高,罪也顯得更加密集。雅各這時候失去了對罪的敏感度,他不僅在示劍城買地,並且任憑自己的孩子隨意外出。城市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底拿被吸引,於是出了門。這是這個悲劇故事的第二個原因。一個十多歲的年輕小女生出於好奇心漫無目的地外出,即使是在今天的社會中也是一件並不安全的事情。雅各對孩子照看的疏忽成為了底拿受辱的第三個原因。接下來的故事令人痛心,示劍看見底拿年輕漂亮,就動了淫念。他對底拿的愛是沾滿罪惡和污穢的。愛對於示劍來說就是一種佔有,一種肉體的慾望。示劍是地主哈抹的兒子,在他的世界觀裡,強取豪奪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看見自己喜歡的就要佔為己有,這是他的做事方針。示劍的罪實在滔天,儘管他還想要通過結婚來試圖平息這場風波,但這完全不能遮蓋他所犯的罪。不僅如此,在接下來與雅各家的談判中,示劍一家自始至終都沒有表現出悔改之意,也沒有道歉。他們始終採取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來解決此事。示劍父親哈抹的態度更加激起了底拿哥哥們的怒火。接下來,底拿的哥哥們設局騙示劍全城的人都要受割禮,結果看看哈抹和示劍這時候對全城人所說的話:…他們的群畜、貨財和一切的牲口豈不都歸我們嗎?… (34章23節)他們霸佔了底拿之後,所思所想的不是道歉,婚姻對他們而言也不是一種道歉的姿態和方式,相反,是一種可以進一步強取豪奪的手段。這是十分可怕的。


接下來,西緬和利未血洗全城進行了報復。底拿的哥哥們先是誘騙全城的人都行割禮,然後趁他們傷口還未愈合,還在痛的時候,屠城報復。從世人看來,西緬和利未的行為似乎十分正義。但事實上,西緬和利未在這個過程中的行為並不合宜。犯罪的是示劍而不是其他人,西緬和利未在此卻自作主張,審判了全城的人。他們的行為是典型的行義過分。他們在屠城的過程中,已經忘記了倫理和道德,他們也忘記了審判人的是耶和華上帝。他們放縱自己的私慾,傾瀉自己的私憤,甚至比示劍還要嚴重。他們所犯下的罪也比示劍更重。他們最終不僅屠殺了全城的男丁,而且擄掠那城。不僅成為手上沾滿鮮血的連續殺人犯,還成為了強盜。雅各在年終時對西緬和利未的”祝福“也可以看出,雅各一家也不認可西緬和利未的行為。“西緬和利未是弟兄;他們的刀劍是殘忍的器具。我的靈啊,不要與他們同謀;我的心哪,不要與他們聯絡;因為他們趁怒殺害人命,任意砍斷牛腿大筋。他們的怒氣暴烈可咒;他們的忿恨殘忍可詛。我要使他們分居在雅各家裡,散住在以色列地中。”(創世記49章5-7節)


最後我們要回到雅各這位主角身上。雅各在這整個故事中一直保持沉默,直到34章最後才緩慢發聲,關心的卻是他自己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雅各在自己的女兒受辱這件事上一直是保持沉默的,我們可以指責他,我們也可以理解他,因為經過了年少的無知和輕狂,雅各此時或許在報仇和諒解之間搖擺不定。但是無論如何,作為一家之主,雅各這個時候本應該站出來主持整件事情的發展。我們看見,當掌權者不主持正義的時候,民眾就自己主持正義,而社會的混亂往往根源於此。


作為結語,我們最終要關注一件事情,就是上帝在這個故事中的缺席。摩西在寫作這段歷史的時候,或許出於有意也或許出於無意,他沒有提及任何上帝的啟示或行動。一方面,這進一步凸顯了34章眾人按照自己的罪人本性來行事為人,而最終導致全城血流成河的悲劇;另一方面,這也進一步表明了當上帝沉默或者不與人同在的時候,人類社會將會呈現出的真實面貌。我們實在難以想象,如果沒有上帝在人類歷史中不斷行護理的工作,不斷介入歷史,來扭轉人類歷史的走向,我們今天會走向何方?500年前,如果不是馬丁路德根據上帝的話語而貼出95條論綱而導致教會的改革,今天的教會或許早已走向混亂、暴力和犯罪,與世人無異。人們總是想要否認上帝的存在,拒絕上帝在人心裡所動的善工,所存放的良心,所賦予的神聖形象和樣式,但人類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上帝在看護這個世界,我們今天早已因為自相殘殺而滅絕淨盡了。借用士師記最後一句話作為改編:在創世記34章裡,那時在示劍城裡沒有上帝,各人任意而行。


 

「反思與禱告」

  1. 你如何看到西緬和利未的行為?你認為他們的報仇是合理的嗎,為什麼?

  2. 你認為整個底拿受辱的事件究竟是誰的錯?誰應該付更多的責任?

  3. 上帝的缺席可怕嗎?在你的心中,上帝是否曾經缺席過?或者說,你是否做過一些強迫讓上帝缺席的事情?你享受在其中嗎?

親愛的天父,求你憐憫我們,因為我們的本體不過是塵土,我們的本質不過是罪人。求你赦免我們,因為我們也時常將你趕出我們的生命中,我們也時常將你的呼召放在一邊,在這條人生的路上,我們常常走著走著就忘記了我們為什麼出發,也忘記了我們的目的地在哪裡。我們常常被心中的恐懼和憂慮所攔阻,於是在半路上就坐下,找一個自己舒適的地方,重新回到那遠離你的生活中。神啊,這就是我們的本相,何等可憐,無助。求你不斷地呼召我們,不斷的催促我們,使我們的靈命不至於火熱一下就涼了,使我們的內心可以天天火熱,來跟隨你的帶領和呼召。求你不要在我們生命中的任何一刻缺席,求你永遠不要放開你的手,因為離了你,我們就不能做什麼。因為離了你,我們所能做的就只剩下犯罪了。這樣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15 次查看0 則留言
New Logo 4.png